瘦身

史海钩沉观远数识大道

2019-11-10 02:38:0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史海钩沉观远数识大道

很多人能“详小事,察近物”,却不能“观远数,识大道”。所谓“远数”和“大道”,是指光明足以普照四方,智慧足以统帅万物,手中的权利足以应付变化万端的时局,推行的义举足以使经济繁荣,威信足以遏止对手发难。能够辨别下属们反映的情况是不是实事求是,然后通过实际行动来明白兴废的根源,精通安危的界限。

史海钩沉观远数识大道

春秋时,公孙仪作鲁国宰相。他自小喜吃鱼,鲁国的官员就都争着买各种鱼送上门去,公孙仪却从不接受。有时别人偷偷放下一条鱼在府门口,公孙仪也让人挂起来,直至干了也不吃。

他的弟弟问他:“你那末爱吃鱼,却不受他人送的鱼,是为什么呢?”

公孙仪回答道:“正因为我爱吃鱼,所以才不能收鱼。因为一旦收下了鱼,就得照人家的意愿去办事,那就将作奸犯科。犯了法,就会被罢官。到那时即便想吃虾米,恐怕也没人送了,不收别人的鱼,就不会由于贪赃枉法被罢官,虽然没吃别人送的鱼,却能保证自己能有钱买鱼吃。”

小事情明白,大道理疏忽,对身边的人和事一清二楚,对长远的问题却稀里糊涂,自古以来没有不因此而误事的。而公孙仪能够从一条鱼能反省到送鱼者的用心,再从中看到隐藏其中的危险。看似平易的智慧,却足令后世贪利亡身的蠢人汗颜。

史海钩沉观远数识大道

宋真宗时,鲁宗道在做右正言之官。有一次,皇上召见他,使者到他家,却找不到他。过一会,却从酒市饮罢归来。使者怕他难堪,与他相约说:“皇上若怪先生来迟,当以甚么理由来回答?”

鲁宗道说:“以饮酒实情相告。”

使者说:“这样,皇上会降罪。”

鲁宗道严肃地说:“饮酒是人的常情,欺君则是为臣的大罪。”

使者回去把鲁宗道之言如实禀报。宋真宗问鲁宗道说:“你私自跑到酒家去,是何缘故?”

鲁宗道谢罪说:“我家里贫困,没有酒器,而酒家具有。恰好有乡亲远道而来,我请他去吃酒。我已换上便服,市人没有认识我的。”

宋真宗笑说:“你是朝臣,恐怕要被御史弹劾。”

然而从此很看重他,以为真实可大用。

许多人出了问题,第一个念头就是如何找个理由辩解。但鲁宗道却反其道而行之。这不仅是体现了一个人的品格,更体现了高超的智慧,那就是平常人们所说的“识大体”——能分清事情的大小。所谓巧诈不如拙诚,鲁宗道先生的所为,其实正说明“大智慧高于小聪明”的道理。

年龄时期,鲁国国君为了显示对子民的体恤,下了一道法令规定,鲁国的人作了其它诸侯的臣子或妾仆,能够将他们赎回的人,可以到国家的府库去取赎金。

有一次,子贡在诸侯那里赎回了鲁国人,却没有去府库取赎金。孔子说:“子贡错了,圣人做事,可以凭仗它移风易俗。他的教导可以在老百姓当中实行,而不是只适合于自己的行为。如今鲁国富裕的人少而贫困的人多,有几个人能拿自己的钱去赎回鲁国人呢?领取了府库里的赎金,无损于他自己的行动,而不去取赎金,就不会再有人去赎回鲁国人了。”

不久,子路救了一个落水的人,那个人就送了一头牛来感谢他,子路接受了这头牛。孔子十分高兴地说:“鲁国一定会有更多愿意解救落水者的人。”

用平凡的眼光来看这两件事,子贡不取赏钱,似乎胜于子路接受别人的牛。而孔子却肯定了子路而贬斥子贡,是想告诉我们,评价一个人做的事是否是好事,不能以一个人为标准,而应看天下人能否做到,尤其不能只看眼前的行动,而应看其长远的效果和影响,不能只看一时,而应看到长远。所谓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人的远虑是最具战略意义的反应。

一样的道理,对于个人来讲,远虑不及,必生近忧,并且即使深谋远虑,但由于外部情势变化莫测,也难免不生近忧,只有高瞻远瞩,拿得起放得下,能屈会伸,才能争到主动。

北宋仁宗年间,河西首领赵元昊谋反,皇帝仁宗寻问边防的准备情况,辅臣们对此却都对答不上来。第二天,主管军事的枢密院四位枢密使都被罢了官,其中王鬷被谪放到了虢州。

临行之际,其好友翰林学士苏公仪到城外送王鬷时,王鬷对苏公仪说:“我这次去虢州,十年前已有人预言了。”

苏公仪说:“那人一定是占卜算卦的术士吧!”

王鬷说:“不,是曹玮。我从前当三司盐铁副使,到河北判决狱囚,那时曹玮从陕西刚被派到河北做定帅,我到定州办完公事后,曹玮对我说:‘公事办完,该回京都了,愿你明天暂留一日,我有话对你说。’我本来就爱慕他的才华,又听他说此话,就怅然留了下来。第二天中午,曹玮请我吃便饭,饭后他让左右侍卫退下,对我说:‘公满面是善变骨相,你将来不是做枢辅,就是做边帅,有人说你能做宰相,我看不能。不到十年,你一定到这里当总管。那时西边常传警报,公应预先研究边防战备,搜纳人才,否则没法应付突然事件。’我说:‘边境的情况,只有你十分熟习,你有何见教?’曹玮说:‘我在陕西时,河西的赵德明曾叫人用战马到中原做交易。我被他贪图小利的行动激怒,准备斩他。后来赵德明有一小儿子,那年才十来岁,对人说:用战马资助邻国已失算,现在又因商货小事要杀守边的军人,那末谁还肯为国效力?我听到这话,心中暗想:这个孩子是一块可用之材,一定有一番不寻常的志向。听说他常从集上路过,我一直想见见他,几次命手下人诱使他来府上,都没成功。因而使擅画者画下他的相貌。以后我终究见到这个孩子,真是一副英豪的模样。这个孩子将来一定是边地的祸患,算一算他成人的日子,正是你将来掌政的时候,望公努力呀!’我当时听后非常不以为然,如今知道被画的人就是赵元昊。”

既要看到眼前,又要考虑到以后,方可谓知小大之辨者,有些人目光短浅,往往为眼前利益所诱惑,而不顾由此而带来的卑劣后果,待得灾祸来临,悔亦无济于事。

高欢是东魏丞相,他审时度势,独揽朝政,培养起强大的政治势力,其子废东魏而建立了北齐政权,高欢也被后代尊为北齐神武帝。

公元519年,他还未入仕途,有一次,他从洛阳回到家里,拿出全部家产来交结宾客。亲友们感到奇怪,就去问他。

他回答说:“我到洛阳,看到宿卫羽林军士相继燃烧领军张彝的房舍。朝廷害怕他们作乱而不加过问。国家的政治已到了这般地步,其前途也就可以知道了。财物岂是可以常守的吗?”

远见是太充满幻想了,但远见中有一个梦想,就是最关键微妙之所在,梦想不是有血有肉可以触摸得到的,因此也永久难以满足内心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副作用

进口万艾可 35岁长期手淫引起的严重阳瘘

枸橼西地那非片说明书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